季伍

人丑画渣爱玩爬

【德搞】
政治做题忽然碰见一个文化生活的题,题干“德国则人把土豆看得同爱情一样重要”脑子里就有了这个画面(。)

※同为德国人的僚机闪Q:好像有什么不对好像又没什么不对?

中秋节快乐要吃月饼呀!!!

(想吃酥皮的那种x

我们咕哒子从不认输!!!

今天玩了局IQ朋友选了闪盾,玩了一会后看他在玩手机就晃过去站他后面看了看前后有没有人,刚准备走朋友收手机起来了一转身给了我一枪我们两个都???
大概就
卧槽你打我干嘛/卧槽你站我后面干嘛吓死我了

后面的咕哒子是同桌教我叠了半天叠的没啥大意义好了现在我也是会叠千纸鹤的人了(x)

天冷了就要加衣服!

又命今天的Jager有什么不同(x)

我流Finka(x)
以为ps4操作不习惯菜,用pc一样菜
dalao带了一局人质撤离熟悉操作
完了感叹好累啊
总算没让你被炸死

我:థ౪థ谢谢

#自从有干员在非休假期间因醉酒被抬到了Doc办公室后,Doc和Finka决定为了队友们的身体健康,彻查彩虹小队内私藏酒水的情况#

冷酷无情Doc钓鱼执法
Bandit:“今天真的是我生日啊???”

一个沙雕|ω・)Bandit生日快乐呀!!!

Bandit:醒醒,我不在的这几天照顾好Rainbow,别喂她乱七八糟的东西。
Jager:知…道啦…别因为你出任务…就不让我在休假中…睡个懒觉…
Rainbow:嘤嘤(别打架呀)…

然后垃圾食品就吃了个爽
※来自一份快餐狗偷吃了小半个汉堡猫偷吃了很多薯条的怨念

【r6s】Rainbow

※多米尼克主动收养狗的故事,微德搞
※大量私设注意
※文中“你”为原创角色
以上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你看了一眼时间,急匆匆起床洗漱,赶到宠物店把在笼子里着急吠叫的小泰迪抱了出来,给它套上牵引绳去附近小花园遛弯。

没错,你在一个消费水平不低的社区附近有一家宠物店,明天骑着山地车急匆匆赶来,无微不至地照顾那些富裕家庭的小宠物们,当然你也会在收益和良心中间定一个还算美丽的价格,出售宠物用品,介绍血统昂贵的宠物来获得提成,生活还算稳定。

你像往常一样溜狗回来,并给托管泰迪的主人发了一张美美的照片,刚刚喂饱小泰迪和自己的时候,有客人推门进来——两个男人和一只可怜唧唧的小狗。

抱狗的男人大概四十多,一头金色的头发剪的不太整齐,下巴还有没修剪干净的胡茬,穿着肩上有两道明黄色杠的黑半袖和一条仿佛被蹂躏过的牛仔裤,唔,眼神挺疲惫的,而且看起来超凶。另一个男人看起来要年轻一些,进门的时候甚至还啃着一个甜筒,穿着黑短袖浅色牛仔裤,嗯,没有被蹂躏过的那种。

“嘤。”小狗叫了一声,你快速扫过,那是一只小土狗,白毛黄斑,身上还略有点脏,哦天,那个男人抱狗的方式真哲学都不托一下狗屁股一路拎过来的吗?你赶快接过小狗安抚着,估计了一下他们的经济水平,开口道:“您想要点什么?”

“嗯…大概就是普通养狗需要的东西?还有打疫苗什么的,噢对了,这是他好吧我们第一次养狗。”啃甜筒的男人放开甜筒严肃的说道。

“哦好的,我们这边各个价位的用品都有,常见疫苗基本上也都有,小可爱多大了,叫什么名字?我需要狗狗的一些信息和你们的联系方式才能注射疫苗。”

“Rainbow。”

“抱歉?”

“Rainbow,狗的名字,那个幼稚鬼起的,狗是昨天捡来的,你看看多大吧我们也不知道。”眼神更可怕了。

你有点愣,赶紧估计了小狗的年龄同时着实担心了一把小狗的未来。

晚上回到家你还在想着一早遇到的那两个男人,两个人对养狗一窍不通,也不怎么富裕的样子,却认真的选择了价格不算低但性价比和质量贼高的疫苗和各种用品,啃甜筒的男人甚至要了纸笔计算了各种搭配的价格质量,好吧无论两个人是什么情况,你想,宠物都是家的一部分,都像家人一样爱着你,养狗就要好好负责任啊。


养狗就要好好负责任啊。

“嘿还记得我吗?我是上次和多米尼克一起来的马吕斯,Rainbow是我们的好姑娘,嗯你不记得的的话可以查看上次给她打疫苗的记录里面有我们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哦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可以把Rainbow托管三个月吗?那个我们的工作比较特殊没有时间照顾她……blablabla……”

Fucking three months!你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看着刚刚养了不到四个月狗的男人,还是展开了并不那么友好的微笑。


“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

“啊你好,我的名字叫莫妮卡,请查一下一只叫Rainbow的狗,她的主人叫多米尼克哦马吕斯也行,他们说Rainbow需要打疫苗了,他们现在没有时间让我来看一下。”

你查了一下现在需要打的和人没有来电话也没有打通的没有打的疫苗,问道:“请问您需要什么牌子的疫苗?需要补种以前没有打的吗?”

“嗯?具体我也不知道,他们就匆匆把狗塞给我了让我照看一下带她来打疫苗,别的什么也没嘱咐啊,这些麻烦了他们的手机现在肯定打不通,对了,还需要一个大一点的笼子。”

日。


“请问可以把这只狗托管一下吗?大概两个半月,具体时间电话联系可以吗?她的主人名字叫多米尼克嗯马吕斯也是,他们说这里有关于这姑娘的记录更放心一些,她叫Rainbow,是很棒的一条狗。”

哦又是这个名字。
“请问您是?”

“我叫埃利亚斯,是他们的朋友,他们实在没有时间,让我带Rainbow来托管。”

很好,你没记错的话Rainbow才一岁半。


“什么!?托管半年!?”

“是的,今年上半年我们安排特别多,不巧的是可以帮忙照顾同事休假时间相对集中偏后,我想在这托管半年,期间会不定时来看她。”这次是多米尼克带着Rainbow,她看上去很高兴。

你在心里冷笑,郑重说到:“Brunsmeier先生,我个人认为您并不适合饲养宠物,也许是工作原因,但是Rainbow才不到四岁,而您从我这里托管了整整十二个月,根据您的描述,期间还有您多位同事的照顾,饲养宠物不一定要昂贵的食物玩具小窝,宠物需要关爱,您有工作朋友家人,而Rainbow只有您。”说罢你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多米尼克方向的不停吠叫的柯基。

一阵沉默后,多米尼克提出了让你吃惊的请求:“如果可以,请给Rainbow找一个好的家庭,这几年她面对最多的是空房间和玩具,不常和别的狗接触甚至在草地打滚,新的可以让她探索环境甚至是废工厂之类的,Rainbow的身体素质很棒,脾气也非常好,她的确应该有更好的陪伴。”

你最终没有接受多米尼克托管的费用,因为此时他也好几年未见的马吕斯也好以经不是Rainbow的主人了。

多米尼克摸了摸Rainbow的脑袋和有力的脊背,把外套脱下折叠整齐放在了她的窝里,离开了你的店。


一周后,一个和善富有的家人不计较品种收养了Rainbow,并从你的店里买了昂贵的狗粮和用品,原来翠绿色的狗窝和多米尼克满是狗毛的衣服让你放到了角落。


三天后你接到了Rainbow拒食并已经逃走的消息,你给伤心的那家人尤其是有着可爱卷发的小男孩以优惠价拿来了一只德牧,看着消瘦Rainbow趴在多米尼克的外套上吃的满脸都是的手制狗饭——据多米尼克说Rainbow喜欢吃那个,他和他的爱人一起做的,就真空包装了几袋扔在了你的冰箱里。你认命地叹了口气,翻出一个号码发了一条短信:
多米尼克,尽量早点来接你的狗,我会根据Rainbow每周的花销问你要托管费。


半年说快也快,期间多米尼克和马吕斯的确来看过几次Rainbow,还有莫妮卡和埃利亚斯,还有你不认识但是看起来和Rainbow关心很好的人也来过,终于,多米尼克给你打了电话,说他明天就来接Rainbow,背景是说不出的嘈杂,似乎有各种语言的交谈,好像有一个带着德语味儿的声音在抱怨为什么多米尼克可以先溜而他要写报告,乘二。

你从早上等到晚上,甚至和一个老顾客调整了给她的哈士奇洗澡做造型的日期,但是依然没有多米尼克的消息。

中午你和Rainbow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不知道是不是Rainbow知道她的主人今天要来接她,对着多国联合反恐演习的新闻高兴地转圈圈,你等到这有点失望,准备晚上和Rainbow去小花园找另一只可爱的串串玩——她们已经是狗狗好闺蜜了。

小花园里你的手机响了,提示是多米尼克的电话,他问了你在哪,让你在小花园和Rainbow再玩一会,他马上就到了,然后多米尼克用疲惫的声音说了再见。

时间很快过去,小花园只剩下你和Rainbow,你很生气多米尼克放你鸽子,牵着Rainbow要回店里。

路过小巷子的时候Rainbow忽然停下了脚步,你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只手掐住了脖子,冰凉的硬物破开了不厚实的衣服舔上你的脊背传来刺痛——“别出声,把钱拿出来。”

你紧张的发抖大脑一片空白,忽然凶悍洪亮的狗吠传遍整个小巷,接着是那人吃痛的叫骂和松开的手,你向前倒去咳嗽中看见劫匪一刀捅伤了Rainbow的前腿,Rainbow一声不吭发疯一样撕扯着劫匪的小腿任那人谩骂扬手准备再来一刀。

“铛”得一声匕首落地,随机“咔”得一声脆响伴着劫匪的惨叫格外慎人,多米尼克冷静地说:“报警。”


你刚刚做完口述眼还哭的像个桃子,多米尼克看治疗警犬的兽医缝合好了Rainbow的伤正做更细致的检查,出来拍了拍你的肩膀。

你心情平定了一点决定问清楚多米尼克和Rainbow的事。

“我是一个嗯…警/察,那次有个任务,我的工作完成后就是和状态没问题的队员互相检查伤势,别的不归我们管理。我停下想抽根烟的时候裤腿被扯了扯,我看见了脏兮兮的小Rainbow,她死活不松开就这样带我找到了一个暗柜里瑟瑟发抖的女孩和她心脏病发作的奶奶,如果不是Rainbow,那个奶奶会更危险。后来要归队的时候,Rainbow又死活不松口,湿漉漉的狗狗眼让我想起来我的爱人,噢别一副怀疑的样子,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他的聒噪让我丝毫没有留意他强调的他的小发明的内容,结果在演习里我差点成为第一个被弹片重伤出局的人,差点,因为他把我扑到了三十五分钟前他强调了一千次的安全距离里,那次他的手臂伤到了,浑身还是火药味儿和黑色的烟痕,脏兮兮的,在doc消毒的时候,嘿你知道一个将近四十的大男人掉眼泪什么样子吗?”多米尼克顿了顿,轻笑了起来“他总是做队友有益的事,虽然平时幼稚ky又欠揍,但是是让人放心交付后背的人,Rainbow到是和他很像,我们的训练基地离这里很远,每个队员都有还算长的年假,其他时候就是训练演习任务,Rainbow常常一整天自己在宿舍,因为我们真的很忙很忙,早晨或晚上相对轻松的训练像跑步,会带着Rainbow一起,实在太累回宿舍就睡了忘了她。每人都有不算很短的年假,各种时间调整不开就托管,第一次去你店,我和他调了我们两个人的年假申请养狗和准备用品。”

“他是马吕斯!”你有点惊讶。

“是,因为我过去一些不好的经历,他听说我想养狗要请年假申请准备,他笑得像个傻逼,也调休了年假。”

“哇哦,”你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半天憋出来一句“我把你真实身份暴露了怎么办是不是需要保密。”

多米尼克笑了笑,嘲笑。


又一次Rainbow短期托管在你的店,你们一起看早间新闻,在Rainbow欢快的吠叫中,你感觉好像有几个屏幕上一闪而过的反恐干员莫名眼熟。

错觉,大概吧。


—End—

如果你能看到这里真的是非常感谢!!!
bug一大筐,因为自家狗想起来了这样一篇本来感觉很温馨写出来又没什么味道的文,家里有小动物真的非常幸福,从补习班回来还有两天天就又开学了,很累很累的时候看看小宠物真的感觉很甜。想想干员们每天面对身体和心理上巨大的压力,一天训练结束和自己爱的人回到家,刚刚开门就被狗狗抱住,心里应该是温暖吧(¦3[▓▓]

期末考完了好想出去玩啊(ಥ_ಥ)

及其不具有辨识度的GSG9(。在线丢人

送了对方讨厌的礼物还被打了头怎么办!急!在线等!!!

关于亲到对方之前先撞到头盔的沙雕脑洞(x)